20120524

與大體老師的最後一次見面,感觸比第一次上實地解剖強烈許多。

昨晚大致將老師縫合完畢,今早確認縫合狀態可以後,淋上福馬林、套上塑膠袋,再放入屍袋,最後將老師放在鐵架上,抬到冰櫃存放。

咕嚕咕嚕,老師順著冰櫃內的輪軸滑至底部。喀啦!冰櫃門關上,而我們,應該再也沒機會見到引領我輩進入醫學殿堂的無語良師。

「一鞠躬、再鞠躬、三鞠躬。一、二、三」組長喊了預備口令後,大家齊聲說出:「謝謝大體老師!」

此刻心裡好多感觸,每個禮拜二早上起來,拎著實驗衣出門。沒吃早餐時就買個三明治,在圖書館前狼吞虎嚥後,披著實驗衣到實驗室開始一整天的解剖。

濃濃福馬林味是我們這群人的標記,穿著實驗衣,以為自己與希波克拉底斯等醫學先賢更近了一步。

 

一開始我們都以為這是場惡夢,因為我們老師體型壯碩變異多,總有清不完的結締組織和NETTER上找不到的構造。抱怨別組脂肪那麼少,血管肌肉都可以那麼typical,而我們卻是皮硬、油多、變異多。還被醫院的學長切斷不少重要的血管、神經。

但實地解剖,對我而言是很棒的一門課,我很喜歡一大群人共同完成一件事的感覺。老師也讓我們認清沒有一個人是長得跟圖譜一模一樣的,我們的生命是醫學,而醫學總是處處變化。

一學期下來,和老師已建立一定程度的感情,我們都是最了解老師的陌生人。真的!任何人都不比我們清楚。

由衷感謝,老師在身後成為無語良師,忍受千刀萬剮,只為成就我們這一群無知的醫學生。

謝謝大體老師!

 

 

tommycat1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